当前位置:首页
 > 公共参与 > 以案释法专栏
正面直视,积极应对财政涉法涉诉风险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7日 信息来源:税政法规处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案件回放

2015年3月31日,A市X村村民叶某向该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A市财政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按原告承包土地1.57亩给付粮食直补。原告诉称,其承包本村组分得口粮田1.57亩,至今一直耕种,原应享受的国家财政给予的种粮直补被挤占,仅按照0.26亩享受粮食直补,A市财政局未履行法定职责,将补贴款全额发放给原告。

二、案情处置

2015年6月11日,A市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依法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在诉状及庭审举证中指出,1、财政部《实行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调整粮食风险基金使用范围的实施意见》规定粮食直接补贴资金兑付工作由乡镇财政所承担;2、原告的户籍登记卡、土地承包证、信用社存折以证明原告的户籍在A市X村,在该村享有承包土地;3、江苏省财政厅、农业委员会下发的《关于下达2013年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资金的通知》、《关于下达2014年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资金的通知》,证明种粮直补是由财政部门核发的;4、根据《2012年粮食直补农资补贴政策》,证明原告没有抛荒,承包地由其兄弟代种。A市财政局在庭审过程中,提供了以下证据:1、原X村经联社和原告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证明土地面积的核对工作不是被告的法定职责;2、江苏省农村税费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江苏省财政厅、农林厅下发的《关于2005年继续对种粮农民进行直接补贴的实施意见》[苏农改办(2005)5号]、《关于做好2007年粮食直补工作的通知》[苏农改办(2007)34号]、A市人民政府《市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2007年粮食直补实施方案的通知》等文件证明被告的工作职责是对直补资金运行和发放工作监督管理,抛荒耕地不予补贴;3、X村村民委员会出具《关于叶某有关情况的反映》证明原告抛荒的事实;1997年至2000年农民负担落实归户计算表、2008年粮食直补及综合补贴清册,证明原告没有缴纳农业税及村提留乡统筹费,因抛荒未享受补贴;4、2011-2014年粮食直补及综合补贴面积公示表,证明原告的粮食直补公示面积是0.26亩,综合补贴面积是0.46亩;5、2009-2014年补贴资金分配明细表,证明被告已经履行了将补贴资金分配到位的职责。经A市法院庭审认定,被告的职责为种粮资金的兑付,而非补贴面积的核定,故原告要求被告以1.57亩而非0.26亩支付其种粮直补的诉求,不予支持。原告不服,上诉至B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10月8日,B市中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对案件进行了审理,作出了维持原判的行政判决书。

三、案由评析

本案虽是A市财政局胜诉,但仍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财政工作大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内容,涉及到社会民众生产、生活、生存权益,特别是农村农民,他们不是十分了解财政工作,总认为只要与资金有关的事项,全部由财政部门管理。因此,在民主与法治建设进程中,财政机关倍受关注,可谓处于“风口浪尖”。

四、案理启示

随着财政预决算信息的全面公开和公民法治化意识的不断强化,行政相对人享有的财政参与权、财政知情权和财政监督权不再神秘,财政部门涉法涉诉风险也不可避免。遇到行政诉讼事件,财政机关既要正面直视,也要积极应对。胜诉了,彰显财政的公正性、权威性;败诉了,务必举一反三,深刻总结经验教训,以健康、冷静和积极的心态直面应对。
一是要迅速成立应诉小组,法律顾问全程参与,由当事科室牵头,其他相关科室配合,向各方当事人调查了解情况,共同分析诉讼内容,看被诉内容是否存在,主要责任在哪一方。
二是要摸清原告起诉的真实意图、动机和目的,与原告沟通协调,通过解释说理、依法协商、钝化矛盾、达成共识,取得原告理解、谅解,以让原告主动撤诉为上策。
三是协同法律顾问,按法律程序依法应诉。收集应诉证据,通过查阅档案资料、研究财政法律法规以及行政诉讼法等其他有关法律法规,完整收集与诉讼案件有关的财政业务证据和法律证据,为应诉作好充分准备。同时及时向政府法制机构和上级财政机关汇报案情,积极争取政府和上级财政机关的支持。
四是应诉期间,财政机关必须与代理律师保持良好的沟通关系,坦诚相待,及时、准确、真实地向代理律师提供行政诉讼所需的情况和背景资料,不要错项、漏项。
五是法院判决后,财政机关要对整个案情进行回顾总结,并根据法院判决情况,做好自己上诉或对方继续上诉的准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