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市财政局 以案释法专栏 “等”字引发的政府采购行政诉讼案例分析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共参与 > 以案释法专栏
“等”字引发的政府采购行政诉讼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9日 信息来源:税政法规处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案件回放

2016年9月19日,K市建设咨询监理有限公司受K市B镇人民政府委托对B镇校园安保服务(三年)项目进行政府采购,采购方式为公开招标。开标现场,S市保安服务公司(以下简称:S保安公司)因投标保证金缴纳的方式不符合招标文件要求被取消投标资格。2016年9月21日,S保安公司就代理公司K市建设咨询监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代理公司)取消其投标资格的行为提出质疑,S保安公司认为其2016年9月13日通过网银电汇形式转账的行为符合招标文件的要求,代理公司取消其投标资格的行为严重侵犯其合法权益。代理公司收到S保安公司质疑后做出书面回复:“根据招标文件投标邀请函“投标保证金实行现场递交制度,所有投标供应商以转账支票、银行本票、银行汇票等形式(不接受现金)将投标保证金与投标文件在投标现场同时递交,待确定预中标单位后,预中标单位保证金不予退还,未中标单位保证金予以当场退还(特殊情况除外)。”和招标文件投标人须知“16.投标人保证金 16.1投标人应提供《投标邀请函》中所规定的投标保证金。16.2投标人投标时必须按《投标邀请函》中所规定的递交投标保证金。16.3未按16.1和16.2要求提交投标保证金的投标将被视为投标无效。”规定,S保安公司未按上述条款递交投标保证金,故视为无效投标。S保安公司对质疑回复不满意,遂于同年10月26日向K市财政局提出投诉,要求K市财政局更换该项目的代理机构并重新组织采购活动。

二、案件处置

K市财政局受理投诉后开始调查取证,分别向代理公司、采购人发送了投诉受理通知书,要求其提交相关证据、依据和其他相关材料。为进一步查明事实,K市财政局于2016年11月29日组织现场质证。S保安公司现场质证时表示,虽然在招标文件中列举了三种缴纳方式,但后面有“等形式”及“非现金形式缴纳”的字眼,所以其以电汇形式缴纳完全符合招标文件要求。代理公司强调招标文件中清楚载明,本项目实行现场递交制度,所有投标供应商应以转账支票、银行本票、银行汇票等形式(不接受现金)缴纳投标保证金并和投标文件同时递交,未按规定投标将视为无效投标。K市财政局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投标保证金应当以支票、汇票、本票或者金融机构、担保机构出具的保函等非现金形式提交。投标人未按照招标文件要求提交投标保证金的,投标无效。”此外,本项目招标文件已明确要求投标保证金现场递交并以转账支票、银行本票、银行汇票等形式缴纳投标保证金(不收现金)。S保安公司以网银电汇方式缴纳投标保证金,不符合招标文件要求。因此K市财政局于2016年12月2日做出处理决定驳回了S保安公司的投诉请求。

S保安公司对投诉处理结果不满意,向Z市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2017年9月6日经过两次开庭Z市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判决,驳回了S保安公司的诉讼请求。

三、案由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S保安公司以网银电汇方式缴纳投标保证金是否属于招标文件关于“转账支票、银行本票、银行汇票等形式(不收现金)”的保证金缴纳形式。S保安公司主张招标文件列举的保证金三种缴纳形式后有“等”字,是“包括但不限于”而非“当且仅当”。K市财政局承认“等”字属于概括性用语,属于不完全列举的列示性规定,但同时,强调其所概括的情形应当与列举事项性质类似的事项。本案招标文件的保证金缴纳条款采取了列举加概括的形式对保证金的缴纳给予规定,其中所列举的“转账支票、银行本票、银行汇票”均属于票据形式,系属可以流通转让的有价证券,虽然“不收现金”仅明文排除了现金形式,但“等”字并不能当然地作无限扩大解释,将所有非现金形式都涵盖包括在内,应该与所列举的形式性质类似。同时,保证金的缴纳应当符合招标文件相关条款中对保证金缴纳制度、时间、地点、退还方式等的规定,该条款以及招标文件中的其他相关条款构成了对保证金的完整要求。S保安公司于9月13日通过网银电汇形式将保证金汇入代理公司账户明显不符招标文件中关于保证金的相关要求。S保安公司对于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导致的废标结果,从质疑到投诉再到诉讼,究其原因,一是对招标文件的理解有偏差;二是对政府采购的法律法规不熟悉;三是政府采购质疑投诉的成本比较低。

四、案件启示

通过本案的处理,有以下几点启示:一是要认真调查取证,做好案件基础材料的收集;二是要认真研究相关法律法规,特别是从立法的本意和细节角度入手;三是要做到办案程序合法合规杜绝程序瑕疵;四是要耐心细致做好各类应诉准备;五是要做好政府采购法律法规的宣传普及工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